您当前的位置:公告公示

伟众利用脑科学(神经科学)克服阅读障碍
发布日期:2021/7/24

经常有人问我们、随着对阅读障碍生理机制的了解逐渐加深,是否会产生新的治疗手段?很遗憾地讲、短期内还无法真正治愈这些脑损伤的个体。如果我们目前的理解是正确的,阅读障碍和胚胎期的神经元迁移异常有关。在这一时期基本不可能使用经典的药物治疗乃至更加先进的基因治疗。

当我在做有关阅读及其损伤的演讲时,我一般可以认出哪些是阅读障碍儿童的父母。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把每一次科学进步视作射在背后的冷箭,带不来任何帮助、只有坏消息,告诉他们自己的孩子是有缺陷的∶灰质紊乱,颞叶激活不足神经元迁移异常、基因有问题……每一个生物学的发现都像对他们判了无期徒刑

老师们的反应则经常是灰心和解脱交织的矛盾态度。当他们听到阅读障碍是由于脑异常而导致的,许多人就认定了他们没有能力去应对这个问题,这不是他力所能及的。从表面看来,如何能让一个已经对教正常儿童阅读都感到很困难的教师再去应对从出生前就开始形成脑损伤的儿童呢?脑干预似乎与他们无关。

虽然我完全能够理解家长和老师沮丧的感受,但他们完全被误导了。他们表现出对脑发展的两个常见的误解。第一个误解是认为生物机制是僵化的,就好像基因掌控着钢铁般无法变更的法则,这些法则将一辈子控制着我们的生物体。但是我们在面对强大的基因时真的束手无策吗?这样的推理中存在严重的漏洞。想一想近视,一种折磨着数百万患者的严重遗传疾病,用一束激光或者一副眼镜就能去除。那么,如果说存在着一种相当于眼镜的认知工具来帮助克服阅读障碍,也并非难以置信。

第二个误解更加微妙。其中隐含着某种形式的二元论观点,这种观点有力但实则错误,即认为意识和脑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范畴。这种二元论经常在与教育有关的问题上出现。甚至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相信语言障碍矫正、康复、计算机训练、团队支持及干预讨论,这些"心理学"水平的措施和构成脑的物质根本不在同一层面上。以上任何一种形式的治疗怎么可能治愈出生以前就存在的脑结构异常呢?

实际上,人的每一个想法都直接对应着脑中一个特定的神经元群体的放电模式,精神状态就是脑的物质状态。只影响两者中的一个而不影响另一个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努力思考就能够有助于神经细胞的增殖或迁移。我想表达的是,将传统的心理学与脑科学对立起来的看法是没有依据的。大脑皮质组织的层次如此复杂,任何心理干预都会对神经回路产生影响,一直到细胞、突触、分子乃至基因表达的水平。得知某一特定疾病是由微观的神经生物学异常导致的,的确令人沮丧,但这并不意味着心理治疗不能提供帮助,反之亦然。实际上令人吃惊的分子水平和心理水平之间的联系是直接而又强有力的。我们可以找到很好的例子,例如锂离子有助于对抗抑郁症,又或者海洛因能够把正常人变成上瘾的疯子。

鉴于这一切,我想对阅读障碍儿童的家人强调,遗传不是无期徒刑。脑是“可塑的"器官,它自身不断发生改变和重组,对于它来说,遗传和经验同等重要。当出现神经元迁移异常时,它们所影响的只是大脑皮质的一小部分。儿童的脑拥有数百万多出来的神经回路来弥补彼此的缺陷和不足。每一个新的学习片段都会修改基因表达模式并改变神经回路,从而为克服阅读障碍和其他发展性障碍创造机会。

由于阅读心理学的进展,更好的干预方法目前正在设计之中。我们可以通过脑成像技术追踪这些方法在大脑皮质上的作用,并检查它们是否真的恢复了我们所需要的语言网络。在过30年里,几位主要的研究者设计了针对阅读障碍的有效的干预策略。这些方案大多着眼于通过帮助孩子操作字母和声音来提升他们的音素觉知。比方说,一些干预措施中,给孩子呈现一对相似的单词如"toy""boy",并解释如何移动一个字母令其中的一个单词变成另一个。接下来给孩子演示把"boy"变成"toy"的这个字母"t"还可以用来写其他的单词,例如"train""ten"或者是"tug",以及字母"b"是怎样魔术般地把这些单词变成"brain""Ben""bug"。通过这些游戏,阅读障碍的孩子可以逐步意识到音素【t】及它所对应的字母是"t"。如果他不能听出【t】和【b】两个音素之间的差异,语言治疗师或者电脑会放大差异。通过加强语音之间的对比,然后逐步回到正常的发音,就可以重建孩子的音素理解的能力。

对脑可塑性的认识使我们能够理解哪些因素有助于成功干预。首先,必须是高强度而持久的努力,最好每天进行短暂的训练并持续几个星期。许多研究表明,集中的重复训练与睡眠交替进行可使脑可塑性达到最大。其次,激活孩子的动机、注意力以及愉快体验的网络是非常重要的。事实上这些注意和奖励机制对学习速度有巨大的影响。脑内一些神经调节系统会在大脑各处传递诸如乙酰胆碱等化学物质。 这些化学物质会指示其他神经回路记忆特定情境的重要性。你可以想一想那些被强烈情感引发的瞬间记忆,比如"9·11"事件发生时你在哪里。动物实验表明,这种调节的作用非常显著∶当一个声音和乙酰胆碱网络的激活系统地进配对时,分配给这个特殊声音的皮质表面范围会扩大很多,直到它慢慢侵占附近的用于其他输人的皮质区域。在孩子身上,最大限度地利用注意和积极情绪同样可以为学习带来很大益处。

把识字干预伪装成电脑游戏是非常有效的策略。年幼的孩子们对电脑很着迷。此外,康复软件不需要麻烦语言治疗师就可以用最低的成本创造出成千上万的训练情景。最重要的是,软件可以根据每个孩子的情况进行调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程序可以自动检测孩子的水平,并能够提出与他们的能力相适应的问题。这样做是为了对应俄国心理学家列夫·维果斯基(Lev Vygotsky)所说的"最近发展区",在这个区间,新概念的可习得性最大,因为它们的难度刚好吸引儿童,并且足以让孩子保持高昂的情绪。

识字干预虽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但却可以有非常积极的影响。经过几十个小时的训练以后,那些分数远远低于其正常年龄水平的儿童,他们的成绩能够达到正常分布的下限,或者用术语来讲,他们的分数通常提高了12个标准差。尽管表现仍然落后于同龄人,大多数阅读障碍儿童最终都能够达到适当的阅读。最重要的是,这一效益能够保持几年的时间。总的来说,单词解码会变得很有效率,但是阅读仍不太流畅。虽然进展缓慢,但干预的确可以帮助大多数儿童学习阅读。或许可以通过对印刷品接触少来解释这种尚未解决的滞后。相对于其他儿童,康复后的阅读障碍儿童仍缺少几年的阅读经历。在过去那几年里,儿童最初的阅读学习是通过读书进行的!因此儿童持续地读书非常重要,这样可以使读写技能自动化,并丰富他们的字素、词素和单词的视觉词汇量。

脑像结果表明,集中的认知于预具有积极的作用。通过各种研究,我们可以看到脑的两个主要变化∶正常化和补偿。左侧颞叶的激活下降是阅读障碍者脑的一大特点。干预性治疗可以部分地恢复这一激活。几乎在所有的研究中,训练后,无论是磁共振成像还是脑磁图,都观察到了激活的净增加。腹侧枕-颞“文盒子区"及与发音有关的左侧额下区域也出现了再激活(如上图)。这两处的功能性磁共振结果都表明,复原的脑区与正常阅读相近,但并不完全一样。

脑成像结果也显示出更大的补偿效应。阅读障碍者康复以后,大脑右半球一此区域的激活增强,和正常阅读者神经回路的位置对称。也许由于左半球出现损伤,右半球的对应区域接手其工作。这些区域里包含了那些初始功能非常接近的未受损伤的网络,因此他们同样可以进行阅读。

所有关于阅读障碍的研究都承载着重大的希望。在短短几十年里,研究者们明了阅读障碍的核心缺陷——语音缺陷,探索出了它的神经机制及弥补这种缺陷的方式。尽管如此,还有一些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回答。这些问题涉及儿童之间的差异∶ 是不是所有的阅读障碍者都拥有同一种缺陷?能否准确地诊断出每个孩子的缺陷并以此来调整其治疗的手段?当前的研究是否排除了那些也许会从完全不同的方法中受益的亚类型的孩子呢?

尽管近40年来收集的科学数据很大程度上支持了语音假说,但是仍然存在着一些反对的观点。最突出的就是对阅读障碍最敏感的探测测验之一并非专门针对语音加工的任务,而是测量孩子说出数字和图片名称的速度。对大批儿童的考察发现,语音和快速命名测验的分数能够分别解释一部分阅读测验成绩的差异。这一结果表明,尽管大多数孩子主要是受到语音缺陷的困扰,但有些孩子的阅读困难另有原因的,也许是来自视觉和言语之间自动化联系的问题。


文献参考:

《脑与阅读》【法】斯坦尼斯拉斯.迪昂  著。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山东济南市伟众孤独症康复中心 技术支持新建网络
目前网站已观看:39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