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医治疗脑瘫

语言沟通的神经心理学--伟众脑科学
发布日期:2021/7/24

沟通是双向的一来一往,虽然在现实生活中,这两种语言的过程常互相交错运作,但是有些时候来表达为主,另外一些时候则以聆听为主。例如在上课时,通常只有老师说,而学生听。为了能较有系统的去观察和分析神经语言的运作,以下将要把这两个过程分开来讨论。

一、由思维到言语:语言的编码过程

语言的编码过程  由行动或想法到口语的产生至少须经过下列六个步骤。

步骤A :想要说话的动机可能是源自内心在生理或心理的需求(例如口渴或心情快乐),或是外在环境的刺激(例如看到热水瓶或护士)所引发的动机或意向。起初,它只是一种感觉,尚未有语言形式,当事人依照当时的情境,将此动机或意向变成较明确的想法或概念。例如病人口渴(内在刺激),又看到桌子上有热水瓶和苹果,太太和护士正站在旁边(外在刺激)。

步骤B :他想解决口渴的问题这个概念形成的时候,会激发出相关的主要概念词汇(例如:渴、饿、痛、水、苹果、瓶子、太太、护士、喝、吃…….),当时病人必须选取相关的词汇(水、喝),并且把不恰当的词汇抑制掉(饿丶苹果、吃)。当时选取的词汇主要就是所谓的内容词(content words),这些词汇可能不完整,但是已经有表达概念的雏形,有时也被称为内在于语言(inner speechvygotsky1986)。

步骤C :把选取的词汇依「约定俗成的语法」安排好,并加上必要的连接词汇,以使句子的思想完成,例如把「渴、水、喝」这三个概念,转换成我要喝水这一句话。语法上的功能词(function words)也在此时加上去。

D :词序排定以后,接下来再加上音韵结构,以别人能听得懂的语言表达。

步骤E :最后要将音韵结构转变成构音运动的程序,并将这讯息传逘到各个发音器官和肌肉。

       步骤F :在语句形成的过程中,脑子就不时的在监视并修正错误。

二、从语言到思维:语言的解码过程

理解话语所要传达的意思至少涵盖了四个语言理解层次:语音分辨、词汇辨认、语法分析、语篇理解。在讯息处理模式盛行的年代,人们把口语理解简化单向系列的过程:语音辨认--词汇辨认--句法分析--语篇理解。只要是神经生理及认知科学的进展,让我们了解到,较复杂的认知过程必涵盖多路径同时进行,并且随时有回馈修正的逆向运作(Caplan1987Cutler1999Luria1976)。

语音辨认  语音分辨的第一步是要将连接在一起的语言依语言特有的结构层次,例如听到中文“我肚子痛时,马上知道这个句子有四个字。语音的辨认不只是分辨不同的语音,更重要的是把「相似」的语音认出来。例如“肚子和「兔子」只差一个子音ㄉ和ㄊ,但是每位男人、女子、老人、小孩说ㄊ和ㄉ的频率、音色都不一样,如何把不同的ㄉ和ㄊ分辨出来的确实不简单,而这正是左脑颞叶负责语音辨识的工作。当这个区域受损时,病人可能不知道肚子和「兔子」是指不同的东西语音辨认障碍的病人,较轻的人可能无法区分相近音如“肚子”/兔子、鼻子/笛子眼睛/眼镜”,比较严重就没法区分差异大的声音像“鼻子/兔子。

词汇辨认的过程并不单纯,由文献报告,Ellis 与Young1988)将词汇辨认丶理解和复诵的过程分析成的模式:听觉分析系统将听到的声音转换成有意义的语音,听觉输入词汇虽然存有词汇的语音讯息,但是仍未能解释词的意思,语义系统处理词汇的意思,口语输出词汇贮存词汇的音韵形式,语言输出则提供词汇的口语运动形式。此模式也指出,由听觉词汇的输入到说出词汇,须经过不同的过程,个别过程受损害会造成不同的症状。

(1) 若只有听觉分析系统受损,无法将听到的声音转换成有意义的语音,就可能出现纯语聋(pure-worddeafness)。患者会说、会读、会写,也可辨认非语言的声音,但是却听不懂别人说话,也不能复诵别人说的词汇。

(2) 若只有语义系统受损,则无法了解语音的意思,就可能出现语义聋(word-meaning leafness)。患者会说、会读、会写、也可以辨认语言的声音,可以用正确复诵别人说的词汇,但是却听不懂别人说话的意思。

(3) 若由听觉分析系统直接到语音输出的路径3受损,则无法将听觉语音转换成口语语音,而产生听觉音韵失认((auditory phono-ogical agnaosia)患者听得懂别人说话的意思,但这却无法复诵假词或不熟悉的词量,这是因为路径3不必经过已贮存的词汇或语义系统的处理,就可以将听觉语音转换成口语语音。

(4) 若是由听觉分析系统直接到语音输出的路径3受损,且语义系统也有部分受损,则可能出现深层失语症((deepdysphasia)).患者不只是无法再背诵假词或不熟悉的词汇,又熟悉的词汇诵读时会出现语义错了,例如ballon说成kitered说成yellow,这类患者通常口语短期记忆差,但也有深层失语症患者短时间记忆还不错(Eysenck & Keane2000)。

语法辨认  要理解一句话的意思,除了要能够辨认个别词汇的语音和语义之外,也要了解句子中词汇的次序,及各词汇之间的语法关系。相同的字词可组合成不同意思的句子,例如“我朋友的爸爸」和「我爸爸的朋友」就指不同人,“教堂前的大树」和「大树前的教堂」针对不同的东西,这是因为词序差异所导致。但有时不同词序列却可能表示相同的意思,例如「教堂前有棵树」和「有棵树在教堂前」一样,“饭我已经吃了」和「我已经吃饭了”意思差不多。语言学习家里想要了解有什么规则或语法来组织这些词汇,而呈现出不同的意思。而神经语言学家则想要了解,人是如何了解语法结构,而失语症又如何因脑损伤而影响其语法的理解。有关这方面的研究,欧美学者利用各种句型,测试失语症患者的句子理解,这类报告汗牛充栋,但是印欧语系与汉语语法极不相同,读起来像隔靴瘙痒。以下将以两个华语的报告来讨论失语症患者语句理解的表现,并探讨论欧美的语法障碍理论是否适用于汉语失语症。

语篇的理解(discourse)简单的词语及句子的理解可能只须左侧大脑就足以处理,但是当词语或句子较复杂,需要逻辑推理或了解弦外之音时,左右两侧大脑须互相合作,例如“小明比小华高,请问谁较矮?”或“Sometimes you have to give some one a hand.“这种句子。许多报告指出右脑伤患者常有了理解弦外之音丶反讽或笑话的困难,他们虽然发言清楚,语法正确,没有失语症状,但是他们的交谈结构及指涉意思之理解都比一般人差(Paradis1998)要正确理解他人的话语,单靠语言运作并不足够,还需要有其他的认知功能支持:一般的认知、社会情境认知、工作记忆。一个语言系的高材生如果没有学习好物理,到高等物理教育室听课,他可以每一个字,每句话都听到了,但却“有听没有懂。”。临床上的经常看到许多没接受过教育的患者,做任何测验的表现都会比教育高的差,这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无教育的很少接触测验,不太会做答,所以表现差。第二个没有教育者的认知能力也比较差(词汇少、应用少),我不大会回答题。

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简称WMWMBaddeleyHitch1974年提出来的一个心理学名称,主要是用来阐述短期记忆运作的细节,WM包含三部分:语音回路(phonology-cal loop)负责将语音讯息暂存在脑中,视觉空间画面(visuospatial pad)负责将视觉空间讯息暂存在脑中;执行中枢(central executive)负责将暂时保存在脑中的讯息做进一步处理和专注力有关(Baddeley1997)。

社会情境认知(social cognition)除了基本的知识和一般的认知功能之外,社会情境认知也会影响口语理解。理解说话当时的情境和说话者的表情、手势及口形,对语言及言外之意的理解非常重要。以神经解剖学的观点来看,这和边缘系统及右侧大脑有关。


文献来源:《临床语言学与神经语言学》陈仁勇编著。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山东济南市伟众孤独症康复中心 技术支持新建网络
目前网站已观看:39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