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医治疗肝病

伟众特殊物体的视知觉研究--脑科学
发布日期:2021/7/24

视网膜接受来自所有物体的反射光,而这些物体也就成为了大脑的视觉刺激。我们了解了大脑通过What和Where两个平行通路对视觉刺激进行加工。然而这两个通路对所有的视觉刺激意义是否相同,是否所有的视觉刺激都会赖以同样的神经系统、同样的神经机制而被知觉? 20 世纪90年代以来有研究相继发现大脑中存在对面孔、身体、文字等视觉刺激有选择性反应的脑区(Sergent,et al.,1992, Kanwisher,1997), 我们是否可以据此认为同样是视觉制激,刺激物不同,在大脑中就会有不同的神经机制、不同的神经系统对它们进行加工呢?

一、面孔知觉

对于人类而言,什么最重要?有些人的回答可能会是“水”,有些人的回答可能会是“空气”,然而从社会人的角度而言,会有另外一个非常适合的答案,那就是“面孔知觉”。人类自诞生以来,除了极特殊的情况,都会有赖于群体而生存。而生活在群体中的人,需要依靠面孔去辨识打交道的对方是谁,需要从对方的面孔中获取各种各样的信息,包括对方的面部表情。当然并不排除配合以其他方面的线索,比如对方的身高、衣着,对方的语言以及预先了解的有关对方的语义信息,但我们无法否认面孔是极其重要的。我已经记不起由于什么原因错过了大学时班级组织的一次假面舞会,但室友们对那场舞会的描述我还记忆犹新。他们说尽管感觉平时对同班同学的行为特点都比较熟悉了,但和戴着面具的同班舞伴翩翩起舞让人感觉很不寻常,因为你看不到他的真实面孔。

(一)面孔特殊吗

1.与人相伴一生的视觉剌激

面孔可能是人一生当中接触最多的一类视觉制激 可能会有人问你有没有来里见过美国人,但定不会有人问你有没有亲眼见过面孔。早上起来和家人互问早安的时候,家人的面孔也就呈现在你的眼前了。上班的路上、工作的单位,你不知道要去知觉多少张面孔。你儿时的玩伴、大学的同窗、工作单位的同事,尽管他们的容貌各有不同,但那些面孔都属于一个范畴,就是“面孔”。环顾四周,回想过去,我们很少能找到其他范畴的物体和我们相伴终生。面孔就是这样一类特殊的视觉刺激,它是社会人最为敏感、在整个生命过程中都要接触的一类视觉刺激。

2.知觉难度最大的视觉刺激

如果不仔细去想,我们不会知道面孔知觉这个任务的难度到底有多大。每一张面孔上都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而这些器官在面孔上的布局也完全相同,都是T型布局:两只眼睛位于最上方,鼻子位于眼睛下方且其水平位置为两个眼睛的中间,而嘴巴则位于鼻子下方,和鼻子的水平位置相同。另外,尽管有脸型、大小、肤色等差异,但毕竟构成面孔的元素相同,而我们却很难找出无法分辨的两张面孔,除非他们是同卵双胞胎。回想一下从出生到现在我们身边的物体,随着岁月的变迁,它们在不断地变化,甚至在不断地被新的种类的物体所取代。而面孔是为数不多的需要我们在同范畴内进行辨别的特殊物体。

3.含有丰富信息的视觉刺激

面孔的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是包含丰富的信息。给你呈现一张面孔,如果配合以其他视觉线索,比如头发,你可以从中得出该面孔中所蕴含的性别、年龄段、种族等基本信息。不仅如此,你还能看出他或她的表情,甚至有时能从面孔中读出对方的企图。

4.面孔的信息中包含动态特征

与其他视觉刺激相比,面孔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不是静止不动的。随着情绪的变化、视线的转移以及发声、发笑等动作,面孔会发生变化。对于这样一类特殊的视觉刺激,大脑是怎样知觉的呢?尤其孤独症儿童的面孔知觉又是怎么样的呢!?

(二)面孔知觉的具体内容

面孔知觉是大脑对面孔刺激进行解释的过程。它包含了以下三个部分。

1.面孔检测

面孔检测,既包括对呈现的视觉刺激进行分类,回答视觉刺激是否是面孔的问题,也包括从视觉刺激背景中确定面孔。面孔检测是面孔知觉的最为简单最为基础的部分。对于面孔检测这样一个过程, 研究还很少。但已有研究发现即便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过程也存在倒置效应,即对正立面孔的检测要优于对倒立面孔的检测。有研究发现获得性面孔失认患者具备完好的面孔检测能力(Bruyer,et al.,1983;de Gelder &Rouw,2000; Rossion,et al.,2003; Schiltz et al.,2006),而发展性面孔失认患者也能很好地完成面孔检测任务(deGelder&Rouw,2000;Duchaine,Nieminen-von,New&Kulomaki,2003;Duchaine,Yovel,Butterworth&Nakayama,2006)。这些研究中大多采用分类任务来判断被试的面孔检测能力。研究发现即便是对面孔检测,对正立和倒立的刺激进行检测的反应时和准确率都有所降低,而发展性面孔失认患者和控制组的对正立面孔的检测的反应时和准确率是存在差异的,但对倒立面孔则基本没有差异。这样看来,倒立面孔对正常被试和发展性面孔失认患者来说在行为上不存在差异,也就有了一种在加工过程上不存在差异的可能。但当视觉刺激是正立面孔的时候,正常被试和发展性面孔失认患者的行为差异可以帮助我们作出判断,正常被试和发展性面孔失认患者对正立面孔的知觉存在差异。

作为面孔知觉的最基础部分,面孔检测加工被顺理成章的易化了,一向以攻克难题为任务的学者们对它的研究兴趣也就减少了很多,这导致了面孔检测研究数量很少的事实。

在少数的关于面孔检测的研究当中,人们关注的问题中一个比较集中的问题是面孔检测机制是否与面孔加工的其他部分的机制相同。其中有一些研究(Lewis & Edmonds, 2003, 2005) 发现被试对正立面孔和倒立面孔的面孔检测任务成绩相差不大,因而认为,面孔检测的加工机制和面孔再认的加工机制是不同的。当然也有一些研究发现面孔倒置后会对检测任务带来很大影响(Andrews.&Suhppck,2004 George,Jemel,Fiori&Renault,1997,7 George,Jemel,Fior, Chaby&Renault,2005; Kanwisher,Tong&Nakayama,1998)。

2.面孔身份确认

面孔身份确认是根据面孔判断性别、年龄、种族等信息,判断面孔是谁的面孔,即Face Identification。当你面前站着一位和你相谈甚欢、而你却不知道你是否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时,你的尴尬会让你意识到这件事情即便对我们智慧的大脑也是有着一定难度的。面孔身份确认这件事应该是我们在社交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大脑应该是明白这点的。

3.面部表情和动态变化知觉

面孔身份确认之后,会有另外一个涉及情绪知觉的面部表情知觉。当然它们也可能是并行的。无论是先后进行还是同时进行,面部表情和面孔动态变化知觉都是面孔知觉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可由此判断对方的情绪,或帮助唇读,以获取更多的相关信息。

(三)面孔知觉不同于一般物体知觉吗

由前面的分析我们知道面孔具有与一般物体不同的特征。对具有如此多特征的视觉刺激,大脑是否采用一种不同于一般物体的加工方式进行知觉呢?一般物体知觉的神经机制是什么?面孔知觉的神经机制又是什么?

1.来自于神经心理学的发现——面孔知觉和一般物体知觉的双分离的一些证据

面孔失认(Prosopagnosia) 是一种面孔知觉障碍。面孔失认患者很难辨认面孔,严重的面孔失认患者甚至无法根据面孔辨认自己的家人、朋友和镜中的自己的面孔,但辨认其他的一般物体的能力却相对完好。面孔失认病人能够描述面孔的特征,但却不能依靠面孔去认识别人。

一个患有面孔失认症的牧场主WJ无法识别面孔,但却能很好地区分羊群里的羊(McNeil & Warrington, 1993)。最近的一个研究介绍了一个后天面孔失认症患者叫F.B. (Riddoch,Johnston, Bracewell,Boutsen&Humphreys,2008)。无论是面孔记忆还是面孔匹配实验,她的成绩都很糟糕,但对普通物体进行上述实验,她的成绩却是很好的。更有一点值得关注的就是和正常人相比,她对一般物体识别的反应时间低于正常被试的反应时。F.B.的症状说明了具有物体知觉能力的人不一定具有面孔知觉的能力。

多数的视觉失认症患者既表现出对一般物体识别能力的降低,也表现为对面孔区分能力的降低。而cK则是一个特殊的患者。他对正立面孔的识别能力几乎和正常被试不相上下,但对一般物体的识别能力却表现出严重的障碍(Moscovitch,Wineour&Behrmann,1997)。CK的症状说明具有面知觉能力的人不一定具有物体知觉能力。

综合分析上述两类患者,可以得出结论:面孔知觉和物体知觉的加工机制有分离的可能。

面孔知觉的能力和一般物体知觉的能力在患者身上表现出的分离现象是否可以说明面孔知觉和一般物体知觉的神经机制是不同的?是否可以认为比起一般物体知觉面孔知觉是复杂的,因而在复杂的知觉能力受损时,简单的能力还是保留的?除了来自神经心理学的证据,是否还有其他证据表明面孔知觉与一般物体知觉不同?

2.FFA--一个可能的面孔知觉特异性脑区

前面我们已经阐述了面孔和一般物体的不同,而大脑对一般物体和面孔的知觉加工有何异同呢?人类大脑皮层中的FFA(FusiformFace Area),一个在1992年被Justine Sergent 等人(Sergent,Ohta &MacDonald,1992)发现,随后被Nancy Kanwisher等人(Kanwisher,McDermott&Chun,1997)认为是视觉系统的领域独特的代表脑区,多次被证实对面孔刺激具有选择性反应。当在2006年被Tsao团队(TSao, Freiwald, Tootell & Livingstone, 2006)在短尾猴的单电极记录实验中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97% (该区域的神经元中有97%的神经元都对面孔有特异性反应)之后,被更多的研究者认为它确实对面孔知觉而非其他物体知觉至关重要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研究者都认同FFA是一个只对面孔有特异性反应的脑区。比如Gauthier的研究团队(Gauthier&Logothetis 2000Gauthier,Tarr,Anderson,Sularski & Gore,1999),他们的研究认为FFA并不止服务于面孔知觉,对所有被试极其精通,以至于可以仔细甄别的物体,FFA都在起作用。他们认为面孔知觉的特殊不在于面孔这种视觉刺激本身,而在于我们有这种进行范畴内精细加工以便区分的需求,换句话说,我们都是面孔识别的专家。他们的实验发现当那些精于某类物体识别的人们在观察该类物体时,FFA 也表现出了高激活水平,因此他们认为FFA并非一个只对面孔有特异性激活反应的区域,而是对那些被试精通熟知的物体的特异性激活反应。他们也承认面孔和需要精细区分的物体所引起的FFA的激活强度不同,但这是因为对于人类而言,面孔知觉要求每个人都是面孔知觉的专家。某些人善于辨别鸟类,堪称鸟类专家;有些人擅长辨别车,他们则可以被称之为车类专家,而绝大多数人则可以被称为面孔专家。我们从面孔中读出的信息远远不止一些静态的,如年龄、性别等信息,我们还能察言观色,能不断地处理面孔上的动态信息,从而判断你所审视的对象的喜怒哀乐。因此,每一个人都可以被称为面孔专家,而FFA对面孔的特异性激活反应也就不足为奇了。为了证实上述假设,Gauthier 的研究团队采用一种叫作 Greebles的刺激材料进行了实验。该实验训练被试去识别不同的Greebles。实验之初,被试无法识别那些看上去很相似的物体。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被试能够很容易地区分它们。最重要的是当被试变得精通于识别那些Greebles时,通过fMRI技术发现他们的FFA有了高激活反应。

无论怎样,对于面孔这样的刺激的加工,FFA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今后的研究需要做的是进一步明确FFA在面孔知觉中的作用,毕竟除了FFA,还有其他对面孔有偏好的加工区域。

3.其他特异性面孔加工区域

仅有FFA是否可以进行正常的面孔知觉?近年来有研究提出仅有FFA是不足以进行面孔知觉的(Marotta,Genovese&Behrmann,2001; Avidan, Hasson, Malach & Behrmann, 2005)。这些研究发现一些面孔失认患者尽管在行为上表现为无法进行正常的面孔知觉,但他们的FFA的激活模式却与正常被试无异。这一点至少说明正常的面孔知觉还需要有其他脑区的参与。

除了FFA,研究者们还发现了另外一些面孔选择性加工区域,比如Superior Temporal Sulcus (STS) (Calder et al., 2007; Hoffman& Haxby,2000 Puce, Allison, Bentin, Gore & MeCarthy,1998),Occipital Face Area (OFA) (Puce, Allison, Asgari, Gore &McCarthy, 1996; Gauthier et al., 2000)。比起一般物体知觉任务,面孔知觉任务在这些脑区的激活程度更高。这些面孔选择性脑区的存在进一步说明了面孔知觉和其他物体知觉有所不同。

4.面孔倒置效应

一双鞋子、一把钥匙,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一般物体无论它的放置方向怎样,都不会给我们的知觉带来什么麻烦。但当你面前呈现的是倒立的面孔图片时,会有很多信息被大脑所修正。即便倒立的面孔上的嘴巴正立后多么不堪入目,在我们眼里它仍和其他的面孔上的器官一起让你觉得那是一张很正常的脸。面孔的倒置效应已被多个研究所证实,无论是两个面孔的差异比较(Freire, Lee & Symons, 2000; Yovel & Kanwisher, 2004)还是面孔的再认(Diamond & Carey, 1986; Moscovitch & Moscovitch,2000;Yin,1969)。相比之下,一般物体知觉的倒置效应却小很多(Diamond & Carey, 1986; Farah, Tanaka, & Drain, 1995;McKone, Kanwisher & Duchaine, 2007; Yin, 1969)。面孔的倒置效应是面孔知觉和一般物体知觉有所不同的另个证据。

(四)各特异性加工区域之间的可能联系--可能的面孔加工系统

PS是一个右侧I0G和左侧FG受损的面孔失认患者,尽管其左侧IOG和右侧FG完好,其行为上的面孔失认的表现使该研究认为面孔知觉需要双侧的相关区域的广泛激活(Rossion, Joyce, Cottrell & Tarr,2003; Sorger, Goebel, Schiltz & Rossion, 2007)。

Tsao等人(Tsao, Moeller & Freiwald, 2008) 把各个面孔选择性区域作为整体加以考虑。短尾猴的大脑皮层左右两侧各有六个分离的面孔选择性区域。他们的研究发现这六个面孔选择性区域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而他们构成的回路以分布式网络的方式进行面孔知觉。其中ML和MF的神经元几乎全部是面孔选择性神经元。他们由此推断在这两个面孔选择性区域之前的面孔加工已经完成了面孔探测,即在这两个区域中加工的信息已经是被其他区域确认为面孔的刺激信息。通过AL和ML两个区的前馈和反馈强弱可以看出部分网络功能。当然即便是清楚了各个区域之间的连接方式,仍然需要构筑模型以了解整个网络的工作机制。

前面我们描述了面孔知觉包括几个部分,它们分别是面孔探测,面孔身份确认和面部表情知觉。面孔失认患者究竟是在其中的某些加工过程中出现了问题还是在所有这三个部分出现了问题。这个问题的明确有利于提供更好的面孔知觉系统内的功能分化依据。

二、视词知觉与VWFA

类似于面孔加工区域FFA,有研究认为在梭状(Fusiform Gyrus)存在着一个用于视词加工的区域,被称为VWFA (Visual Word FormArea) (Cohen et al., 2002)。那么,VWFA究竟怎样进行字词加工?围绕VWFA对字词知觉的作用和机制有四个问题非常关键:第一,VWFA是否只对字词的视觉特征进行加工?第二,VWFA加工字词的哪些视觉特征?第三,VWFA对文字的加工是否为自动加工?第四,与字母文字迥然不同的方块字,曾经被认为是大脑以图片的方式加工,那么,以中文为母语的被试的大脑中是否也有VWFA对方块字进行加工?

(一) VWFA是否只对视词词形进行加工

VWFA是否仅仅是一个视词词形加工区域。与面孔知觉只涉及视觉加工不同,字词知觉除了有对于字词的写法、字体、大小写、字号等视觉加工,还有包括字词读音的听觉加工。而作为字词加工的重要区域的VWFA,是否只对字词进行视觉加工呢? 2003年的一个研究明确指出VWFA只被视觉字词激活(McCandliss, Cohen& Dehaene, 2003)。尽管Buchel等人(Buchel, Price & Friston,1998)的研究发现VWFA周围脑区被非视觉刺激激活,但那个区域并非VWFA,而是在其前面的脑区。2002年Dehaene的研究(Dehaene,Le Clec'h, Poline, Le Bihan & Cohen, 2002) 以视词和听觉词为刺激材料,对重复呈现的刺激进行相同和不同的判断的实验,通过单一事件MRI,观察VWFA的激活情况。该研究发现给被试呈现听觉词时VWFA未被激活,而只有视词才激活了VWFA。除此之外,Pelersen等人的研究(Petere, Fox, Snyder & Raichle, 1900, Howard等人的研究(Howard et al. 1992以及Cohten等人的研究(Cotem al., 2000) 也验证了视词加工区对视词加工的特异性。

Baker等人(Baker et al., 2007)的工作发现被命名为VWFA的区域事实上对字母组合具有选择性反应,因此,他们给这个区域命名为cLSSR。他们的研究中采用了以英语为母语的被试。以英语为母语的被试的VWFA对汉字不具有选择性反应。

当然,并非所有研究证据都支持VWFA对视词的加工,甚至是VWFA的存在也被有些研究质疑(Price & Devlin, 2003),因为这些研究发现这个区域对听觉词以及命名任务时都会有激活。

尽管有关VWFA的存在或是其功能尚存争议,但争议的存在并非只有坏处,至少它有存在的可能,此时,对其可能性的存在进行讨论就显得更加重要。

(二) VWFA加工视词的哪些属性

VWFA对文字的哪些视觉特征敏感,又对哪些特征不敏感?对于这个问题,有研究发现VWFA仅对词形敏感,对词的很多其他视觉特征,比如大小写、字号和字体等是不敏感的(Polk & Farah, 2002)。有趣的是有研究发现这个脑区对词的拼写规则比较敏感。Cohen等人(Cohenet al., 2002)的研究利用fMRI发现对一些结构化很好的词,无论是真词还是假词,VWFA都表现出了很强的激活,但对一些不能很好拼读的字母组合,VWFA被激活的程度则不是很强。还有其他研究(Ziegler,Besson, Jacobs, Nazir & Carr, 1997; Breier et al., 1998) 利用ERP和MEG等研究手段发现了VWFA对词拼写的敏感性。如果VWFA是进行视词拼写加工的脑区,常见的字母组合或者可以拼写的字母组合(其中有隐性的拼写规则)引起该区域较强的神经活动是很容易理解的。VWFA的词加工显然不同于确定词的颜色、字体、字号等基本的视觉特征加工,而是视词的高级加工。类比于面孔知觉,同一个字或词,尽管写法不同,但我们总能认出是哪一个字或词, 而一张面孔尽管在哭、笑、怒等表情下看上去和无表情面孔时大不相同,但我们也能分辨出那张面孔。类似于FFA、VWFA在帮助我们识别那个字词究竟是哪个字词。

除了字母组合VWPA对视词的语义是否敏感? Dehaene等人(De-haene, Le Clec'h, Poline, Le Bihan & Cohen, 2002)的研究采用了包含了五种语义信息的刺激材料,它们分别是表达工具,身体部位、动词、动物的词和数字。该研究发现不同语义类别词对VWFA的激活没有任何差异,VWFA对词频也不敏感。

(三) VWFA对视词的自动加工

Dehaene等人(Dehaene et al., 2004) 的研究发现VWFA不仅对意识知觉的视词表现出激活反应,还对被掩蔽的视词及无意识知觉的视词表现出激活反应,并且存在掩蔽启动效应,被掩蔽的视词缩短了后续被意识知觉的视词的反应时,也降低了该区域的激活强度。掩蔽启动效应也不受字母大小写的影响。可见,VWFA对视词的加工是自动的,这一点在其他研究中也有得到了类似的结果(McCandliss, Cohen & Dehaene,2003)。

(四)中文加工与VWFA

Kao等人(Kao, Chena & Chena, 2009)的研究发现以中文为母语的被试的梭状回中也存在VWFA.但在Baker等人(Bakeret al.,2007)的研究中给以英文为母语的被试呈现中文字,在cLSSA区中并未发现较强的选择性反应。

只要是识字的人,当刺激呈现在眼前时,应该会有一个基本判断,即眼前的刺激是否是字或词。如果VWFA的作用仅仅是判断是否为字词,那么只要可以完成基本的判断,它就应该被激活,但通过上述研究可以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看来VWFA是进行更高级加工的区域。

三、什么样的视觉刺激需要大脑进行特殊加工

究竟什么样的物理刺激需要大脑进行不同于一般物体知觉的特殊加工呢?如前所述,面孔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我们从出生起就面对的-类视觉刺激。如果按照平均每天要接触30张面孔来计算,每天需要面对每张面孔的次数为10,每年看到面孔的总次数就为109500。对于字词,按照平均每天阅读1000字来计算,1年我们看到的字词就是365000。

除了接触频率,面孔和字词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识别难度大。每一张面孔上的器官无非眉眼口鼻,而绝对相同的面孔却很难发现。有关这一点,在前文已有叙述。有难度如此之大加工需求的刺激,应该只有面孔。对于字词识别,尽管其难度不及面孔识别,为实现无障碍阅读,至少也要掌握3000个字或词。如果字词识别难度不大,应该没有谁愿意成为文章。高效是大脑进行认知加工的基本原则之一。对于这些必须经常进行的,难度大的加工,很显然需要有一个专门的加工体系和加工方式。

四、关于特殊物体知觉区域的泛用性

除了对面孔有较强的反应,FFA对其他物体也有反应,尽管比起对面孔的反应来说弱很多。而VWFA也一样,不仅对视词有反应,对其他刺激也有较弱的反应。那么,这些区域是否有必要仅对某一特定类别的物体有选择性反应呢?

对于初级感觉加工区域,因为涉及外界刺激信息的初级加工,需要依据感觉通道有很好的分工,也就是它们的选择性会很强,单纯的听觉信息不会导致初级视觉皮层的激活,同样,单纯的视觉信息也不会导致听觉信息的激活,至少在大脑未有过任何损伤的患者身上应该如此。但本文中所介绍的特殊物体知觉区域则不同,它们存在于视觉的高级加工区域,当没有需求对特定类别的物体进行加工时,它们是不可能被闲置的。这种情况尤其可能发生在大脑面临信息加工压力的时候。因此,即便是选择性很好的特殊物体加工区域也需要有一定的泛用性,即可以用作对一般物体的加工,或承担一般物体加工的部分功能。

五、特殊物体知觉区域是怎么产生的

视觉系统中除了FFA、VWFA (或是cLSSA),还有PPA,一个知觉建筑物、外景等的特殊脑区以及用于知觉身体躯干的脑区EBA。这些特殊区域是与生俱来的,还是经过后天对特殊刺激的加工经历积累而形成的?关于FFA、PPA以及EBA等区域的起源,争论至今为止,有些研究认为它们源于遗传,有些研究则认为它们是后天经历导致的。而关于VWFA,至少可以说受经历的影响很大。

测试学习过某种语言和未接触过某种语言的被试的VWFA的反应应该是了解经历对VWFA作用的有效途径。Baker 等人(Baker et al.,2007)的研究对精通希伯来语和不会希伯来语的两类被试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精通希伯来语的被试的VWFA对希伯来语的选择性反应要远远高于不会希伯来语的被试对希伯来语的反应。由此可以看出,经历很可能导致皮层的选择性区域的形成。

孤独症儿童的视觉知觉又是怎么样的呢?!尤其对面孔知觉的神经机制又是怎么样的呢?非常值得专家学者深入研究。伟众平台也引进了国际高端科研近红外脑功能成像技术,正在进一步开发研究。


办公室:0531-69980306

专家热线:15275316831(微信同号)

地   址:济南市市中区白马山南路39号

网   址:www.naotanxuexiao.com


初  审:张莹

复  审:蔺广文

终  审:唐伟众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山东济南市伟众孤独症康复中心 技术支持新建网络
目前网站已观看:39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