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医治疗多动症

中国古代言语病理研究概述
发布日期:2021/7/24

                                        郑璇  陈练文

    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 言语病理学(Speech Pa tho log y)直到20 世纪20 年代才发展起来它以言语障碍作为研究对象, 是一门跨医学神经科学解剖学认知科学听力学语言学教育学心理学等多学科领域的综合性学科[1] 但在历史上, 人们早就开始了对言语语言问题的探讨,这在古代的文献中已有记载我国中医典籍中不乏对言语病理颇有研究之处, 虽然由于古人的思维定势和生产力水平等诸多限制, 使得这些研究成果略显单薄, 但它们对我们当今的言语病理研究仍然具有一定的启发作用

1  古人对言语障碍症状的记载

中国古代很早就开始记载有关言语的病例和治疗方法中国最早的文字——— 甲骨文中已经有关于疾言 的记载, 所谓 疾言 就是 言疾 , 即言语疾患殷商时代巫术盛行, 统治者事无巨细, 大至征伐国家祭祀祖先, 小到治疗疾病, 预测天气, 都要先行占卜, 再制定相应的行动对策这些占卜的内容都记录在龟甲兽骨上, 形成今天所见到的卜辞, 其中,就保留了不少对各种具体疾病的贞问纪录, 也有涉及到耳喉等发音器官的记载:

1 .1  :言其有疾?(甲骨文合集13 637 , 甲骨文合集13 637 片的正面,甲骨文合集以下简称  )  是卜辞中表示  的一个词语,  言其有疾 , 指咽喉有病, 出现声音嘶哑或失音等症状

1 .2  甲辰卜, 古贞:疾舌, 唯有止它? (13 634 )这句话说的是甲辰 的时候,  这个人占卜, 问的内容是 疾舌 , 即舌上生疮, 或是舌下囊肿, 也是口腔疾病的一种由于古代科技水平不发达, 人们对大多数病因弄不清楚, 因此往往求助于神鬼巫术, 并且担忧是否会有灾祸降临, 止它  灾祸 之意

殷商以后文献对言语病例的记载稍多, 各种史书中都有关于个人言语障碍的记载:

1 .3  《汉书· 平帝记: 每疾一发, 害于言语

1 .4  《魏书· 李冲列传: 冲素性温柔, 而一旦暴恚, 遂发病荒悸, 言语乱错, 犹扼腕叫詈,称李彪小人

1 .5  《隋书· 诚节传· 卢楚传: 楚少有才学, 鲠急口吃,言语涩难

1 .6  《韩非子· 六反: 人皆寐, 则盲不知;皆嘿, 则喑不知这些史书所记载的人有着各种各样的言语疾患, 不过程度不一如汉平帝在疾病发作时就会害于言语 , 不能好好说话;而李冲平时性情温柔, 只是在突然生病的时候, 才会言语错乱,骂李彪是个小人这两人是在其他疾病发生时伴随有言语问题而卢楚从小就有口吃的毛病, 一着急就言语涩难, 说话不流畅, 这属于功能性的语言失调    则是古人对不能正常地使用发音器官进行口头言语交际的生理缺陷的称呼

古代医书中对言语障碍的记载更多, :

1 .7 《王氏脉经中说: 妇人血下咽干而不渇 荣卫俱虚, 言語谬误 这个例子中的患者是说话出错, 不能正确表达自己的意思, 可能是现在的失语症患者

1 .8 《注解伤寒论中记载: 伤于络, 则经络干燥, 使咽中伤, 生疮不能言, 语声不岀者 …” 这里指的是一个人咽喉生疮, 因而说不出话来的情形

1 .9 重修政和证类本草中有: 有人年五十四, 素羸, 多中寒,  五七年来病右手足, 筋急拘攣, 言語稍迟 意思是此人生病以后语言能力大大降低, 反应相当迟钝

2  古人对发音机制的认识

中国古代医学虽然并没有现代关于发音机制的科学认知, 但在长期的病例诊治过程中, 也总结了不少值得借鉴的理论具体来说, 中医学认为人的发音主要以口舌咽喉等发音器官心肺肝脾等内脏经络气血等人体器官为基础

古人对发音器官与言语的关系很早有较为明确的认识早在秦汉时期,黄帝内经灵枢· 忧恚无言中就说道:咽喉者, 水谷之道也喉咙者, 气之所以上下也会厌者, 音声之户也口唇者,音声之扇也舌者, 音声之机也悬壅垂者,音声之户也颃颡者, 分气之所泄也横骨者, 神气之所使,主发舌也[ 3]  这段话指出:咽喉喉咙会厌口唇舌头悬壅垂颃颡(相当于咽喉,医宗金鉴· 骨心法旨· 头面部》: 玉堂在口内上腭, 一名上含, 其窍即颃颡也 另有清代张志聪侣山堂类辩· 音声言语论: 肝脉循喉咙, 入颃颡)横骨(相当于舌骨,灵枢· 忧恙无方: 横骨者, 神气所使, 主发舌者也)这些器官都与声音的形成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 就好像一个制造精巧的仪器, 各种器官各司其职,共同形成一个以气为根本, 舌为主, 喉咙会厌口唇悬壅垂颃颡横骨为辅的发音系统司马贞的史记索隐· 扁鹊仓公列传也有相关的说法: , 泄也言可舒泄言语也 , 咽也言咽物也又谓之咽, 主地气 喉咙,空虚也言其中空虚, 可以通气息焉 作者指出, 舌头咽喉都是发声的器官这些论述虽然不够精确, 但与现代医学对发音器官的认识已经相当接近

但是中国古代的医学毕竟有其局限性, 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医对大脑作用的忽视现在已经知道大脑是人最重要的思维器官, 同样也是各种言语疾患产生的根本原因, 但中医学长期以来一直把心看成是理解言语的主要器官, 认为心脾这些内脏, 通过与舌头之间的联系, 能够对人的言语及发音施加各种不同的影响在上述各种发音器官中, 古人认为舌头起着最主要的作用, 这一点从众多用  组成的成语就可以看出, :巧舌如簧巧言令舌等而五脏则通过与舌联系起来, 间接地影响着人的发音与言语。《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中说 心主舌 , 灵枢· 脉度篇: 心气通于舌 可见心与舌关系是多么密切而成语 言为心声 也告诉我们, 古人把言语看成是内心的外在表达形式,所以发音清晰准确, 思路合乎逻辑的言语反映了心的健康,而语无伦次之人往往被认为心脏出了毛病其它内脏中, 宋代仁斋直指指出:肺为声音之门, 肾为声音之根。《景岳全书: 肺为声音之户也 这些器官, 或者是发音的直接动力, 如肺;或者是言语的物质基础, 如肾脾等所以,在中医看来, 言语与五脏是直接联系的, 而与大脑并没有什么关联, 这是古代中医学的局限之所在, 现代医学对脑部神经的认识是古人所远不能及的如在失语症研究方面, 现代医学认为人的大脑中两个控制语言的神经中枢发生病变是产生言语障碍的主要原因,而古代中医学并不能认识到言语与脑神经的关系, 这与当时社会生产力水平有关, 也与中国人 心为思之官 的思维特点相关联

3  古人对言语疾患病因的初步总结

如上文所说, 古代中医学对语言与脑, 尤其是神经的联系不大了解, 因而在对这一类病例进行诊治的时候, 往往是把言语现象看成是五脏六腑发病的外在表现, 关注的是借助言语表征来探明病情病因但是, 正是这种不与神经系统联系又不孤立地看言语疾患的认识, 构成了中国古代对言语疾患的独特诊断和治疗的观点具体来说, 中医学对言语障碍的认识是比较丰富和科学的, 综合起来可有以下几种基本观点:

首先, 某些言语疾患是由于发音器官本身的问题引起的某些发音器官本身的病变或者外在的疾病引起的发音器官病变, 都能导致言语失常上述的汉平帝就是 每疾一发, 害于言语 , 即只有生病的时候言语才出现问题另外,关于失音, 中医学认为可以分为暴瘖和久瘖暴瘖多属于外感, 常常突然发病, 是由于风寒风热侵袭肺部, 使得肺气无法宣散;或者因为饮食口味太过浓重, 引起肺部燥热, 导致不能发声久瘖多属于内伤, 缓慢起病, 大多是因为久病体虚,伤及肺肾, 使得声道燥涩所致多部医书所载往往都与别的疾病联系在一起黄帝内经灵枢· 忧恚无言中说: 人卒然无音者, 寒气客于靥, 则也靥不能发, 发不能下, 至其开阖不致, 故无声 这是属于暴瘖, 说人不能发音与受寒气有关此外, 古代常有记载, 说民间的妇女在妊孕后期有可能突然失音,黄帝内经素问· 奇病论中就说: 黄帝问曰:人有重身, 九月而瘖, 此为何也? 歧伯对曰:胞之络脉绝也帝曰:何以言之? 歧伯曰:胞络者系于肾, 少阴之脉, 贯肾系舌本, 故不能言 这就是说, 妇女怀孕后期, 有可能因为胎儿过大而导致肾出现问题, 而肾与舌的关系密切, 因而也就使得人无法发声说话, 这属于久瘖。《内经中也指出, 这种病是不需要治疗的, 只要孩子生下来, 肾脉通畅了,孕妇自然也就能开口说话

其次, 精神失常会引起言语异常魏书· 李冲列传中记载的李冲素性温柔, 但是一旦发病,  言语乱错, 犹扼腕叫詈,称李彪小人 中医诊治疾病, 非常重视   的关系, 而且总是把二者联系起来考察[4] 失神的人往往目无光彩, 神情呆滞, 言语无力, 严重的甚至会言语错乱, 精神失常现在的精神病患者大多伴有言语功能障碍就是明证古人虽然不能了解神经系统与语言的关系, 但是从长期的实践中, 他们能察觉出二者在表面上的联系, 也是难能可贵的

最后, 许多其他方面的疾病也可能引起言语上的异常表现伤寒论中说: 摇头言者, 里通也”“ 胃无谷气, 脾濇不通, 口急不能言, 战而慄也 但是这种言语疾患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言语障碍罢了

综上所述, 中国古代对言语疾患的理解是结合了中医学的观点来考察的, 他们把言语与五脏言语与心脑言语与各发音器官的关系初步揭示了出来, 正确地认识了一些言语疾病的成因并对其进行了诊治但是, 从现代言语病理研究的角度来看, 中国古代的这种认识还有不少值得改进的地方,比如:对言语的产生机制有一定认识, 但重心而轻脑, 认识不到人脑才是言语中枢;将言语障碍的原因单纯地归结为生理疾病, 忽视了心理因素的作用;零散而不够系统, 总体来说对言语疾患还不够重视很多只是其他疾病表现在患者语言上的症状, 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言语障碍

总之, 发掘我国古代言语病理研究成果, 无论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有意义的今天在进行言语病理研究和临床诊治的时候, 仍可借鉴中医学观点来取得更大的成果

4  参考文献

 1  昝飞, 马红英, 主编.言语语言病理学[ M]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 .1  1 .

 2  张福娟, 马红英, 杜晓新, 主编.特殊教育史[ M]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0 .198 198 .

 3  赵百孝.中医学对言语形成的认识[ J]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1999 , 8 :7 .

 4  刘有志.中医对言语疾患的理解和施治观[ J] .赣南医学院学报, 1995 , 3 :260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山东济南市伟众孤独症康复中心 技术支持新建网络
目前网站已观看:39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