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家庭康复训练

山东伟众自闭症儿童自虐及攻击性行为的矫治
发布日期:2021/6/16

           儿童自闭症是对儿童成长有严重影响的发展性障碍,其语言发展异常迟缓,不能进行社会交往及建立伙伴关系,感情和社会互动有着严重困难,随着年龄的发展,对生活中同一性的执着往往不仅不会消淡,反而会加强。如何遏制自闭症儿童的不良发展和预防其继发障碍的发生成为所有健康性专业人士普遍关注和研究的问题。作为特殊教育的实践者,我们和自闭症儿童多有接触。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我们发现:部分自闭症儿童有自虐与攻击他人的行为,由此我们进行了相关的行为矫治并有所起色,特以案例形式进行记录:
  
    案例介绍:
  
    多多,两岁时被医生诊断为自闭症儿童。该幼儿除具有自闭症的一般特征外,其情绪尤为不稳,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发脾气,发脾气时乱叫乱嚷或躺在地上哭闹和尖叫,时常有自虐行为——咬伤自己,偶尔伴随着攻击性行为,我们从以下几方面进行矫治:
  
    一、从“观察”法介入,以“功能分析”寻找原因
  
    孩子为什么要自虐?孩子在什么情况下攻击他人?这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我们一直在思考着这些问题。通过观察,我们发现:多多的自伤不是无缘无故的,偶尔发生的,而是对某一活动不满意或某一要求他不愿意去做时,他就会用力狠咬自己的手指,甚至咬出血。最初,我们运用“冷处理法”和“物品替代法”阻止多多自虐,即自虐时,使用适当的器械来阻止孩子的自伤行为,如给孩子一些塑料黄瓜或包装盒的软衬条等,让孩子及时发泄。刚开始也有一些效果,但时间一长就出现了新的问题。多多的自虐行为减少了,但取而代之的是“咬老师”或“掐老师”的攻击性行为的出现。由此可见,多多的自虐行为和攻击性行为是相互关联的。当我们要求多多去做某件事,而孩子又不愿意时,就会造成孩子情感上的困惑,为了达到脱离这一环境和逃避做该事的目的,他就以伤害、攻击别人的方式来表达“不满意”,出现了极端行为,引发这些行为的问题是 “社会性的负强化”的因素所造成的——即以逃避为目的的行为,多多想以此回避他不愿做的事,不愿待的环境。
  
    从上述观察所得的情况中,我们通过功能分析得出两点:第一,自闭症儿童的自虐及其伴随的攻击性行为是有规律的。第二,要求或环境改变时,自闭症儿童的自虐及其伴随的攻击性行为就会减少甚至消失。
  
    二、通过“任务分解” ,合理设计教育康复方案
  
    了解了多多产生自虐及其伴随的攻击性行为的原因后,我们对多多的能力重新评估,并在评估的基础上调节对他的要求。在设计教育康复方案时,我们运用任务分解法,尽可能地细化训练步骤,降低要求,从而为多多创造成功的机会,提高其自信心。以穿套衫为例,我们自编了一首儿歌:“先套一个大洞洞,再套一个中洞洞,最后套上小洞洞”,将穿衣的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套入衣服的下摆口,第二步:头钻出领口,第三步:伸入袖口。在开始训练时,我们通过触体帮助进行前两步,然后鼓励多多完成最后一步。在此基础上,逐渐向前延伸,完成第二步、第一步。在整个康复方案的设计过程中,我们注重训练时间的分割,以幼儿的注意力发展特点为基础,每一步骤开始学习的持续时间不易过长,而后逐渐增加从3分钟到10分钟至15分钟。并选择合适的训练地点,充分考虑环境的因素。每一项任务的进行我们都是如此,以降低难度,由易到难,减少多多的抵抗行为。
  
    三、以伙伴支持,尝试“合作训练”
  
    通常,自闭症儿童对他人的“依恋”不是很明显,但多多似乎有些特别。他非常喜欢同伴的另一个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因此在康复训练中,我们有意识地将他们安排在一起,通过伙伴的支持,利用多多的“依恋”心理,配教师“示范”法进行合作训练。通常,我们预测到训练的内容、要求可能引发多多自虐及其伴随的攻击性行为时,就在此项训练前先进行一些多多喜欢的游戏来引发积极情感,然后在设置一个较为困难的训练项目,老师进行语言提示,并直接示范,多多和他的“伙伴”共同模仿,一旦发现多多出现了自虐及其伴随的攻击性行为就果断制止,并通过触体帮助来完成任务,而不会因此而停止对他的要求。当然,当多多自虐及其伴随的攻击性行为减少时,就适时奖励。如:个别训练或教学活动时多多不配合,还会不停的说“白相”即(玩的意思)。教师随时解释:我们学习好了再“白相”好吗?你喜欢吃糖吗?如果你学习好,老师就奖励你吃糖或吃巧克力。当孩子听从你的指令完成了学习,老师就及时奖励孩子,并答应孩子的要求,然后再继续学习。学习中教师也可以抱抱、亲亲孩子,表示对孩子的鼓励和表扬,并说“多多真好,真听话”。
  
    四、坚持行为改变技术,进行“系统脱敏”
  
    为了让多多主观上来减少自虐及其伴随的攻击性行为,我们必须帮助多多学会以一般人所认定的方式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感受。我们观察他行为表现的方式,并试着从孩子特殊的生理和心理层面去了解他行为动机,利用行为改变技术去帮助他学习一般人所认定的表达方式。我们按照系统脱敏的步骤,将多多不愿做的事、害怕置身的环境,按难易及害怕程度划分等级,从最低一级开始脱敏。如:多多刚进园时,让他去盥洗室他就不高兴,并伴有恐惧的情感。问题行为随之产生。我们就用鼓励的目光,温暖的大手牵着他一次次前往,一次、两次、三次,时间久了,多多也就习以为常,主动前往了。我们则即时强化、鼓励他这一正向的行为。有时我们也偶尔会“反其道而行之”,如:多多发脾气时想咬老师,开始我们采取了退缩阻止的方法。但多多反而越来劲,老师干脆不退缩阻止,把手伸向孩子再次让他咬,他反而不咬了,而是轻轻碰一下老师的手。
  
    另外,对自闭症儿童自虐及其伴随的攻击性行为的矫治过程中,必要时我们要充分给予孩子发泄的机会,孩子在发泄的过程中,心理得到了满足,情感就会释放。我们还可以利用感统训练进行干预,利用正面引导进行强化,加强对家庭康复的指导,根据每个孩子的不同发展状况及个性,选择合理的对症下药的治疗方法,逐渐帮助孩子形成良好的行为习惯。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山东济南市伟众孤独症康复中心 技术支持新建网络
目前网站已观看:33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