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龄聋童听力语言康复训练的实践研究

  发布时间:2015-01-25   浏览次数:390次 返回上一级

[摘要]目的:学前聋童的语言康复已取得丰硕的成果,学龄聋童的听力语言康复教育尚在探索中。对大多数有一定残余听力却无法进行学前康复的聋童来说,他们同样需要更快更好地掌握语言。那么,学龄聋童的听力语言康复效果如何呢?它与哪些因素有关?这是本次研究重点要探讨的问题。本次研究对两个班的20名有一定残余听力的聋童进行实验,从听觉康复、言语矫治和语言教育三个方面进行,采用了中聋康复中心的聋儿听觉言语康复评估方法进行调查研究。结果显示:两个实验班的学生听力和语言发展极快,所有聋童在原有的水平上得到了非常好的康复,远远高出平行的非实验班。听力语言康复与下列因素有关:一是聋生残余听力与听觉康复成正比;二是聋生年龄与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年龄阻碍发音清晰,与理解和运用成正比;三是残余听力与语言康复成正比;四是智商与听力语言康复成正比;五是性别与听力语言康复好坏无相关;六是自然成熟度能促进听力语言康复,但并非是决定因素;七是外向的性格能有效地提高听力语言康复;八是助听器是听觉语言康复教育的前提。

[关键词]学龄聋童   听觉康复 言语矫治 语言教育 

 

一、    课题的提出与研究背景
听力语言康复训练通常是指对7岁以下的听力障碍儿童,综合利用各种技术、策略和手段,提高聋儿的听觉能力,并促进聋儿有声语言的获得及发展的一系列活动。其核心是形成和发展聋儿的有声语言,建立语音意识,培养语音思维,为将来的学习和发展奠定基础。听力语言康复训练包括听觉康复、言语矫治和语言教育三个部分。
0-7岁是儿童语言发展的关键期,如果及早发现耳聋,及早进行听力补偿或听力重建,及早接受听力语言训练,越早接受干预措施则康复效果就越好,也就容易掌握语言,能够与正常儿童一起接受教育,最终成为一个自食其力,对祖国有用的人。因此说,聋儿康复事业是一项具有抢救性意义的伟大工程。
我国现有听力语言残疾人2057万,其中7岁以下的聋儿约80万,而且每年新生聋儿发病率为3.1‰,每年新产生聋儿3万余名。全国学龄聋童入学率仅为百分之六,而全国学龄儿童平均入学率为百分之九十七点一,差距悬殊。不仅如此,绝大多数的聋儿分布在边远地区和广大农村。无论是经济方面还是家长的文化程度,都不具备早期干预的条件。基于家庭的经济状况和家长的文化程度及对残疾子女的重视程度等多种原因,欠发达地区聋儿的入学年龄往往偏迟。他们中绝大多数有残余听力,可以通过听力语言训练得到康复补偿,能够进行听说交往。
目前我校一年级聋童平均年龄约10左右,大部分聋童为后天药物致聋,有一定的残余听力。戴上助听器后,有较好的补偿效果,为聋童发展语言提供了较好的前提
  
 二、研究对象、评估方法及内容
(一)研究对象
2003年入学的12名新生及2004年入学的8名新生,其中男生10名,女生10名,年龄均在10到14岁之间,听力损失为70至110分贝。
(二)所用材料
1、自编家庭相关因素和聋生本身因素调查表,全面了解学生状况,为进行实验研究提供可靠信息。一般包括:学生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致聋原因、年龄听力损失、学前曾受的教育、家庭住址、户籍、联系电话、慢性疾病、戴助听器年龄、疾证号码、身份证号码、父母亲的情况(姓名、出生年月、文化程度、职业)、家庭成员、父母对孩子的学习期望值和关爱程度等。
2、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出版的《聋儿听觉言语康复评估方法》指导手册。
主要有听觉康复评估标准和聋儿语言能力评估标准。
(1)    听觉能力评估
评估方法:听说复述法、听话识图法
评估内容:自然环境声响识别、语音识别(韵母识别、声母识别)、数字识别、声调识别、单音节词(字)识别、双音节词识别、三音节词识别、短句识别、选择性听取(在多种声音中选择性听取某种信号声)。
 
听觉康复评估标准
音频感受
补偿范围(HZ)
言语最大识别率(%)
助听效果
听觉康复级别
250——4000
≥90
最适
一级
250——3000
≥80<90
适合
二级
250——2000
≥70<80
较适
三级
250——1000
≥44<70
看话
四级
(2)   语言能力评估
    评估方法:应声测验法、主题交流法
    评估内容:本试验包括语音清晰度(言语矫治效果)、词汇量、模仿句长、听话识图、理解、表达和使用诸项语言能力进行测试。
 
聋儿语言能力评估标准
级别
语音清晰度(%)
词汇量(个)
模仿句长(字)
听话
识图
看图
说话
主题
对话
语言年龄(岁)
简单发音
20
1—2 事物的名称 事物名称、简单行动 理解“呢”
1
30
200
 
3—5 动作外形、机体感觉 事件中的主要人物和行动 理解“什么谁、哪个、哪儿”
2
65
1000
6—7 个性品质、表情情感 主要人物和主要情节 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3
97
1600
8—10 事件、情景 百字以内的简单故事 怎么、怎么样、为什么
4
 
3、聋生的学习成绩:采用了第一学期数学和语文成绩。
(三)研究程序
这项评估调查是在本校两个实验班内进行的。为了取得评估结果的精确性、科学性和可行性,详细制定了听觉语言评估实施细则,并对参与评估的相关教师进行培训,尽最大程度避免人为因素造成的干扰,从而影响评估结果的准确性,同时也讨论了自然成熟度对评估结时机造成的影响。
评估之后,收集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一是聋生残余听力与听觉康复之间的关系;二是聋生年龄与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三是残余听力与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四是智商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五是性别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六是自然成熟度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七是是性格与听觉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八是助听器与听觉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
三、    研究结果与分析
    1、听觉言语评估结果如下:
被测:倪凤娟
结果
残余听力
右耳90分贝,左耳97分贝。
年龄
1995年10月
性别
助听器配戴
03年9月戴单耳(峰力中功率)
智商
中等偏上
性格
外向
模仿句长(字)
前测03年9月
2个
后测04年6月
12个
词汇量(个)
前测03年9月
50
后测04年6月
1500
看图说话
前测03年9月
0
后测04年6月
二级
主题对话
前测03年9月
0
后测04年6月
二级
词语识别(听觉%)
前测03年9月
0%
后测04年6月
80%
自然环境辨别(听觉%)
前测03年9月
0%
后测04年6月
98%
语文成绩(04年6月)
96
数学成绩(04年6月)
93
     (注:聋校语文教材一年级上下两册的识字量为349个。)
 评估结果显示,经过一年的训练,听觉康复中:有8人达到了一级,6人达到了二级,2人达到了三级,4人达到了四级;语言康复中,有6人达到了四级康复,12人达到了三级康复,2人达到二级康复。两个实验班的成果远远超出预先目标。
2、聋生听力语言康复与相关因素分析:
(1)聋生残余听力与听觉康复之间的关系
     结果显示:聋童的残余听力与听觉康复成正比。在听觉康复达到一至二级的14个被试中,有12人的听力损失为一级重听至二级聋,既听力损失均在90分贝以下。而且其中大多数配戴助听器的时间为一年。在听觉康复期间,辩音进展迅速,对自然环境声响的分辨率高达98%以上;在言语声识别率方面:双音节词和三音节词的识别率均为95%,五个字的句长的识别率为90%。更可喜的是,不仅是在个训室(背景嗓音为36分贝以下)中,聋生的分辨率较高,在教室或走廊嘈杂的环境中,聋生对五音节以下的词句分辩率依然较高。由此可见,聋童的残余听力越好,他的听觉康复周期越短,效果越好。
(2)聋生年龄与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
结果显示:年龄稍大可以促进聋生对语言的理解,但年龄越大,言语矫治越困难。我们都知道,对聋童而言,7岁以前是学习语言的关键期,错过这一关键期后,聋童学习语言非常困难。这是与学前聋童语言康复效果相比较而言的。但对聋童个人来说,尽管年龄越大,学习口语的难度越大,但学比不学要好得多。对于年龄与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我们从两个方面去分析:一是发音的清晰度。年龄越大,聋童的发音器官越僵化,发音越困难,正音也非常困难。在20个实验聋生中,超过10周岁的聋童发音清晰度相对较低,尤其是声母,只能发出一部分,声调则更难,一般只能发两个调值。因此,我们得知,聋童的年龄偏大阻碍发音的清晰度,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矫正发音。二是语言的理解能力。年龄越大,理解能力相对较高,对语言文字音形义的理解及记忆和运用能力比低龄聋童好。从本次的20个被试写的日记来看,篇幅和词句运用普遍较好。由此我们说年龄与语言理解能力成正比。然而这一结论是仅从低段的两个实验班得出的。到了中高年级,年龄对语言的理解是否有优势还有待研究。
(3)残余听力与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
结果显示:残余听力与语言康复之间成正比关系。听力越好,对语言的理解和内化程度就越高。对于聋童来说,纯听力的语言交流是不切实际的。他们往往采用视听相辅的手段来和他人交流。我们的汉语言文字,同音字多,音节相同而声调不同的字也多,声母或韵母相近的字更多,而且每个发音者的口形大小不同,语速不同,普通话标准程度不同,如果听力补偿效果较差,单用看话来理解,就显得吃力和难得多。实验也证明,在语言康复达到三级和四级康复的18人中,听力损失均低于90分贝。
(4)智商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
结果证明显示:智商与听力语言康复成正比。智商越高,对语言的记忆、理解和运用水平越高,反之则越低。以实验班徐某为例,他的听力损失程度为68分贝,戴上助听器后,补偿效果特别好,周围的声响他能迅速作出反应,寻找声源。然而,徐某的智商不高,因而虽然听到了声音,但不理解,记不住。以点名为例:在康复初期,对学生进行点名,他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和他人的名字,但在一个月之后还是不能把人和名字相对应,特别是他不断地复述自己的名字,却不知道就是他自己。在三个月之后,他才巩固了自己的名字,听到后能马上回应,对同学的人名对应则化了近半年。以此类推,他理解别的语言所化的时间和重复的频率同样比同学要长和高得多,因而康复进展缓慢。
 (5)性别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
结果证明,性别与听力语言康复的结果无关。从20个实验班学生的评估结果来看,性别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无正相关或负相关的联系。
(6)自然成熟度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
结果证明,自然成熟度对语言康复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并非是决定因素。随着康复的进行,聋生的年龄也在逐步增长。对语言和周围事物的理解也随之增强,促进了康复成果的优化,但康复成果中自然成熟度并非是重要和决定因素。
(7)性格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
结果表明,性格对听力语言康复教育有很大的促进作用。性格外向的聋童,活动范围大,说话和表达的兴趣、欲望和主动性强,敢于说,不怕说错。如此,他对语言的运用和内化频率就高,在不断地语言实践中巩固语言,汉语言的语法规则也在口语的强化表达中得到了领悟和巩固。反之,性格内向的聋童,他们不爱于同学或教师交谈,不敢说,怕说错,口语表达的主动性不强,对语言的运用频率较低,因此,他们学习语言的进展就相对较慢。
(8)助听器与听力语言康复之间的关系
助听器相当于一个声音放大器,助听器的好环,决定聋生戴上后听到了声音质量的好坏。如果助听器质量不好,聋生通过他听到得多数是嗓音,言语声在大量的嗓音中显得轻而微弱,这样的效果只能产生刺激听觉的作用。对聋生的听力和语言康复来说危害严重。聋生听不清声音,因而也就更听不懂声音;听不懂声音,他们也就更难理解和发展语言。所以我们常说,听觉重建和补偿是前提,要努力让聋童戴上合适的助听器,让他们听到清晰的声音,这样才能更好地进行听力语言康复。
四、讨论
(一)     影响学龄聋童听力语言康复的因素分析
1、入学年龄偏大
    科学的结论告诉我们,对聋孩子的的教育应越早越好,应尽量做到早发现、早治疗、早干预,让他们尽早地接触语言,学习语言,从而使他们的生理发育、心理及思维发展能同步进行。但实际上,在全国大多数聋校,孩子们的入学年龄较之健听的正常儿童偏晚。以本校为例,一年级入学聋生的平均年龄接近10周岁,而且大部分聋童入学前的教育为零。因此,大大错过了聋孩子学习语言的最佳关键期,从而使他们的心理跟不上生理的发展,学习语言感到吃力,常有受挫感,由此学习的兴趣不高,主动性不强。如两个实验班的学生中,有大部分聋生健听的弟弟或妹妹年龄比他们低,而就读普通学校的年级比他们高。在学习过程和寒暑假期间,聋生往往会不自觉地与他们进行比较。有的学生告诉我弟弟或妹妹的书很难,看不懂,说自己倒霉,失败了。这种意识对聋生的学习兴趣打击是较大的。
2、戴助听器的时间偏晚
    以本班12名学生为例,10人入学本校一年级后开始戴助听器,听觉感知、辩音训练、言语声辩别、呼吸训练、发音训练等同时进行,聋生既感到吃力同时发展又缓慢。而本班的陈华成,右耳听力损失为94分贝,左耳为107分贝,属极重度聋。他从三岁起开始双耳配戴助听器,父母教他学说话。也就是说他在入学前已完成了对声音的感知及辩别,也能说部分口语。因而入学后,我们对他进行了言语矫治,使他的发音清晰度大大提高,同时说写并举,强化口语与书面语的表达与转化。因此,相对同班同学而言,陈华成的听觉语言康复极佳。
3、家长的期望值和关注度偏低
   绝大多数聋生的家中都有一个健全的弟弟或妹妹,因而聋童在家中的地位急剧下降,家长把全部的期望都寄托在健全孩子的身上,对聋孩子的学习和生活关注度不高,对聋孩子的未来则普遍持失望心理。聋孩子感觉到之后,极易产生自暴自弃的想法,在学习和品德上对自已放低要求。学习的主动性、积极性也就大大降低。在20个实验学生中,有2位学生家长不知道自己的子女读几年级,有6位学生家长不知道子女的班主任是谁,有15位家长从不主动问子女的学习情况和成绩,有13位家长从未给子女买过课外书。而与之相反的是,聋生诉老师,他们的弟弟妹妹有很多东西。这种现象在全国聋校比较普遍,农村比城市严重得多。
4、语言的强化程度偏低
就全国而言,聋校多为寄宿性。两三个语言康复教师要面对十几个需要听力和语言康复的学生。上班时间内,除去吃饭、活动时间,每个学生参与听力及语言训练的时间相对较少。在教学时间之外,家长参与的程度则更低。因而每个聋生语言得到强化的次数和强度远远不够。聋生从认识一个词到会用一个词(随不同的语境正确地用词),这一过程至少需要几百次甚至几千次的重复,而且间隔时间不宜过长,否则会产生遗忘。寄宿性聋校的生活学习环境比较单一,变化不大,不能为很多词句的运用创设相应的语言环境。这些都制约着康复效果。
5、学习动机不明
聋童送入聋校就读之后,大多数家长把聋校当成一个寄养所,家长送来送去,对聋孩子的前途和未来没有明确的打算。聋童也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在聋校应该怎样做,学习上要达到怎样的要求。他们不像健听儿童,先上幼稚园再上小学,之后争取进重点中学和大学,或考研,或出国留学,或学一门技术,或找份好的工作。我国的就学和就业体制还不很健全,对有听力障碍的聋孩子而言,无论是考大学和找好的工作,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从目前来看,学识的多少和学历的高低并不能显著改善他们的处境和生活。这些因素都显性地影响着聋生的学习动机。随着年级的升高,他们的意识越来越远离主流群体,不知道为谁而学,学有何用。一些高年级的聋生告诉我,五年级毕业去工厂,九年级毕业去那个工厂,中专毕业也是去同样的工厂,因为我国的税收对招收残疾人的企业有一定的免税政策。
(二)     学龄聋童听力语言康复存在的困难
1、听力补偿或重建较差
随着科学技术和医疗水平的提高,数码助听器(一万元以上)、人工耳蜗(十几万元)为天下失聪儿童带来了光明和希望。但昂贵的费用,使较多普通家庭望而却步。我校聋生使用的助听器,价位普遍在一至两千元之间,这类助听器,对听力损失为重度或极重度的聋生而言,补偿效果极差,致使他们听不到部分频率,而且嗓音较大,听不清声音,对听力和语言康复产生了严重的阻碍。
2、学校康复教育的科学性及系统性有待完善
    近几年,特殊教育愈来愈受到各地政府和教育部门的重视,聋教育也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时机。聋儿学前康复教育在老一辈专家的孜孜不倦研究下,有了可喜的康复成效。然而,许多聋孩子的家庭不具备进行学前康复的经济能力,他们进入聋校学习后,我们同样希望他们利用残余的听力进行康复,从而更好、更快地学习语言。因此,学龄聋童的听力语言康复仍在实践和探讨中,如何对错过语言最佳发展期的聋童进行科学有效地听觉康复、言语矫治和语言教育,目前尚未总结出科学、系统的康复模式。全国没有相应的教材,各校都在摸索中,难免会走一些弯路。
3、家庭配合教育的缺失
    当前,在国内较为前沿的聋孩子康复教育理论中,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黄昭鸣提出了“1+X+Y”的理念,其中“1”为学校的主体教学,“X”为个别辅导,“Y”为家庭教育。黄教授特别强调了家庭参与康复教育的重要性,家庭是强化和巩固语言的最重要场所。许多康复效果较好,达到进入普通幼稚园或小学随班就读的聋童,家庭的配合是比较好的。两个大人对一个聋童,有的家庭甚至是四个大人对一个聋童,在康复教师的指导下,利用不同的场合和语境强化聋童表达,这样的效果相比一个教师对十几个聋童在单一的校园内进行康复,显而易见,效果要好得多。不仅如此,孩子在家长高度的关爱下,心理也得到更健康的发展,同样这样的聋童要活泼得多,更能以良好的心态面对挫折。而大多数聋生的家庭因家长文化程度、距离学校较远、经济不富裕等原因,对聋孩子的教育极度缺乏。
五、对策讨论
策略之一:政府干预
    政府应加大对特殊教育的资金投入。虽然特殊教育在整个教育中占的比例不大,但意义远大于比例。一个残疾孩子能通过特殊学校的教育,学会自立,不仅仅是解决了一个人的生活问题,更是减轻了一个家庭的负担,减少了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特殊教育的扶持是值得的。让更多的残疾孩子得到更优质的教育,从而走向社会,不再是家庭的包袱和社会的不良分子。
策略之二:社会支持
    从实际而言,单单靠政府的投入是远远不足的。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使得许多成功人士想回报社会,而常常找不到合适的途径。如建立一个“启喑基金会”,资助那些有残余听力而家庭贫困的聋孩子,使他们尽早地戴上适合他们的助听器,听到声音,极早康复。
    策略之三:家长重视
通过办家长培训及更多地沟通,引起家长对聋孩子的重视,强调他们的责任和义务,树立对聋孩子的教育信心。同时对他们逐步进行方法的指导,从而提高康复效果。
六、小结
从本次实验中,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对学龄聋童进行听力语言康复教育是必要的,有成效的,两个实验班的聋童语言发展状况和速度十分可喜。在康复实践中,我们首先在目标上要分清学前和学龄康复的不同之处。学前康复主要地是补偿聋童的缺陷,使他们的障碍降到最低,学习和掌握语言(对口语的要求较高),从而进入普通学校就读。而学龄地康复更注重利用他们的残余听力,辅助聋童学习口语,有效促进书面语的学习,侧重培养聋童的语音思维,建立语音意识,对清晰度的要求因人而异,不作过高要求。
聋童的听力语言康复教育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工程,它涉及教育学、心理学、医学、统计学等多种学科。如何有效地对不同年龄、不同听疾程度地孩子进行康复,使他们的语言和思维发展达到最佳的状态,是我们持之不恒地追求目标。以上海为首的聋教育专家率先在全国开展了“全国新概念语文教学法”实验班教学实践,重点研究促进学龄聋生学习语言的策略和方法,我校有幸成为其中的实验班之一。相信在不久之后,通过专家学者和广大一线教师的努力,一定会总结出适合聋童学习语言的科学体系,从而大大提高聋生的语言水平和抽象逻辑思维能力,使更多的聋人“聋而不哑”,为他们融入主流社会,自食其力,平等参与竞争打下坚实的基础。
 
 
参考文献
[1] 刘全礼.特殊教育导论.教育科学出版社,2003年
[2] 银春铭 ,于素红.儿童语言障碍及矫正.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
[3] 银春铭.听力残疾儿童的语言教学.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年
[4] 黄昭鸣.嗓音言语的重读治疗法.美国泰亿格电子有限公司,2003年
[5] 季佩玉,简栋梁,程益基.聋教育教师培训教材.中国盲文出版社.2000年
[6] 陈云英 中国特殊教育学基础 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年
[7] 汤盛钦 特殊教育概论 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年

济南网络公司 济南做网站 济南网站制作济南建网站 济南网站设计